第2章 軍訓

    

九月是開學季,也是令人討厭的軍訓季。

學校操場裡一群大學生,穿著迷彩服,站在炙熱的太陽下,枯燥的練習著軍姿。

鹿溪由於身高的原因,站到了排頭,每天麵對“黑臉”的教官,鹿溪感覺人生了無生趣。

太陽在頭頂上,照曬著大地,筆首站在排頭的鹿溪,感覺自己的腳像灌了鉛一樣,不是自己的了,僵硬酸澀難受。

見這會黑臉的教練走到彆的地去了,鹿溪抬起頭眯著眼,看了看炙熱的太陽,擰著眉頭小聲吐槽道:“好累,好熱啊。”

旁邊一鵝蛋臉,大眼睛,瓷肌的女生,聽到鹿溪的哀怨聲也跟著哀怨道:“我也好累啊,怎麼還不解散,要是下雨就好了。”

站在男生隊伍的鹿溪瞟了一眼教練,回頭看著女生說道:“還是彆吧,下雨估計也要站在雨裡訓練,那樣更痛苦,還是祈求教練生病,不舒服,讓我們提前解散比較靠譜。”

兩人正說的起勁的時候,教練走過來,嚴肅冷聲道:“你倆聊的挺爽啊,這麼想離開隊伍,我就成全你倆。”

看著嚴肅冷著臉的教練,鹿溪和米歡立即閉上嘴,身體板正的目視著前方。

教練看著變的老實,姿勢板正的鹿溪和米歡,冷聲命令道:“女生第4列1號和男生第4列1號,出列站在前麵去,罰站踢正步30分鐘。”

出列後,頂著日頭暴曬,踢正步,鹿溪感覺這苦逼的日子更難熬了。

綠色軍帽掩蓋下,鹿溪額頭布了一層薄薄的汗液,鬢角掛著透明的汗珠,一滴滴往下落,被汗液粘連難受的鹿溪很想抬手擦擦。

站在列陣最後位置的叢深,掃了一眼鹿溪,又抬頭看了看天上刺眼的陽光,叢深摘掉了頭上的帽子,抬手擦了擦汗。

站在列陣前麵高個的教練,看著又有同學,不服從管理,嚴肅的臉冷了三分,扯著吼道:“第一列最後那個,乾嘛呢,頭癢是吧,頭癢給我滾到一邊去,踢正步。”

教練的一聲令下,叢深走出了列隊,來到了,鹿溪的身邊,陪著他一起踢正步。

突然陽光被遮住,處在陰涼下的,鹿溪感受舒服多了,抬頭笑著小聲說道“:謝謝你,大高個有你遮陰我舒服多了。”

鹿溪話音剛落,米歡立即插話道:“你倒是感覺舒服些了,我可感覺腿和胳膊要廢掉了,要不我們逃訓吧。”

逃訓,怎麼逃。”

鹿溪問道。

米歡回頭瞥了一眼鹿溪,“嘿嘿”笑道:“也冇啥難的,就是你,感覺頭昏太累,倒在地下就行,我和叢深一起送你醫務室,藉機逃掉。”

“乾嘛是我啊,你是女生暈倒,不是更合理嗎,我一男生暈倒,多丟麵啊,”鹿溪說,“啊,都這了你還在乎麵子啊,”米歡驚訝道:“你都冇我高呢,你覺得我暈倒合理嗎,在說我是女生,我要是暈倒輪到你倆照顧嗎。”

在一邊的叢深聽著米歡的提議挺合理的,插話道:“小鹿還是你來好了,我是真不想待下去了,一會你摔倒,我第一時間將你接住保證你不會摔傷。”

站在中間的 鹿溪仰頭,瞟了一眼叢深質疑道:“你確定,我不會摔傷。”

叢深低頭看著鹿溪溫柔的笑道:“放心好了,哥哥的胳膊很長,保護好小朋友還是綽綽有餘的。”

被軍訓折磨受不了的鹿溪,在叢深和米歡的勸說下,快速的向一邊倒去。

眼疾手快的叢深見,鹿溪即將摔倒在地,快速伸出他修長的胳膊將鹿溪接住溫柔的放倒在地上。

“鹿溪,鹿溪,你怎麼了,”叢深看著地上的鹿溪著急的喊著,旁邊的米歡跟著蹲了下來,朝著教練喊道:“教官,不好了鹿溪昏倒了。”

聽到米歡的叫喊,教官走了過來,看著臉紅如蘋果,嘴脣乾裂,昏倒的鹿溪說道:“給他衣服釦子解開,透透氣,趕快送去醫務室。”

聽到教官說可以離開,叢深伸出他有力的臂膀,抱起地上的鹿溪,朝操場外走去,一旁的米歡,跟著一邊扶著鹿溪的胳膊,假裝抹淚哭訴道:“鹿溪你冇事吧,鹿溪....”三人快速離開操場後,米歡收起了眼淚,見鹿溪閉著眼還窩在是帥哥懷裡提醒道:“小鹿可以了,還不下來,你也不怕將帥哥的胳膊壓斷了。”

窩在叢深懷裡睜開眼的鹿溪,用雙手抱住,叢深的頸部,靠在他的懷裡,朝米歡得意道:“纔不會呢,要知道我深哥男友力爆棚,我這麼輕怎麼會壓的壞呢。”

抱著鹿溪的叢深寵溺的看了看小鹿溫柔說道:“小朋友真的很輕,得好好補補,走哥哥帶你去超市買些好吃的。”

被餵了一嘴狗糧,米歡停了下來,看著走在前麵的兩人,羨慕嫉妒道:“有男朋友,了不起啊,姐姐在大學裡一定要找一個大帥哥做男朋友。”

超市對於鹿溪來說就是人間天堂。

穿梭在各個置物架前的鹿溪,看到辣條和薯片,每一樣都想吃,鹿溪猶豫了一會,一樣拿了兩包,又從冰櫃裡拿一個紙盒包裝的橙汁。

出了超市鹿溪打開橙汁猛吸了一口,感覺全身舒爽“好冰,好爽,好好喝啊。”

旁邊的米歡見鹿溪和自己喝的一樣,笑道:“誒,小鹿你和我喝的一樣,你也喜歡這個嗎。”

鹿溪拿著手上的橙汁和米飯的碰了一下,笑道:“這個超好喝的,酸酸甜甜的,尤其是冰鎮過更加美味了。”

就在鹿溪沉溺在橙汁的美味時,叢深從後麵走了過來,伸出他那修長白皙的手,奪過鹿溪手上的橙汁:“小朋友怎麼能果汁呢,得喝牛奶。”

鹿溪見自己的手空了,發現被叢深拿去了,不滿的控訴道:“深哥那是我的,快點還給我。”

看著委屈不滿的鹿溪,叢深將手上的純牛奶塞到到鹿溪的手上:“這個纔是你的,小朋友喝牛奶才能長的高。”

“不要,我不喜歡喝牛奶,”鹿溪說著就去搶叢深手上的橙汁。

看著衝過來,扒著他的鹿溪,叢深舉起他那長而有力的胳膊,故意吊著鹿溪。

橘黃色的飲料被舉得高高的,不服輸的小短腿鹿溪,見夠不著,隻能向個小兔子一樣,不停的蹦跳著。

眼看鹿溪扒著他的手要夠著了,叢深笑著將飲料換到了另個手上。

被逗弄的鹿溪,眼見要失去他的果汁,放棄矜持跳到叢深的身上,雙腳架在他的腰上,一隻手抱著叢深的肩,另一隻手伸著去搶叢深手上的果汁:“還給我深哥,那是我的。”

站在一邊的米歡,看著親密抱在一起打鬨的兩人,猛的吸了一口果汁:“這果汁怎麼變的齁甜齁甜的。”

鹿溪和叢深站在主乾道,打鬨著,從對麵走來穿著迷彩服的,胡成和賴嘉翼啃著大包子,見鹿溪和叢深親密的樣,感歎道:“小鹿深哥你兩夠開放啊。”

聽到胡成和賴嘉翼的感歎聲,鹿溪害羞快速的從,叢深身上跳了下來,紅著臉慌張的從口袋裡,拿出叢深給的,牛奶猛吸了一口,皺著眉嚥了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