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章 同學聚餐

    

開學典禮結束後,新生開始正式上課。

下課後,教室裡的同學陸續離開,坐在教室後麵的叢深穿著白色的襯衫,帶著淡淡的微笑,和附近的同學談笑風生。

這時一個短髮的女生拿出了手機笑著說道:“叢深你有冇有時間,要不我們加個好友,週末一起去書店看看,我想買一些資料。”

“對不起啊,我不是本地人,對這邊不是很熟悉,你還是找其他同學去吧。”

叢深笑著拒絕道。

叢深剛拒絕完短髮女生的請求,轉眼一男生走了過來接著說道:“叢深聽說你滑雪不錯,我和朋友一起成立了一個滑雪社團,要不要報名一起玩。”

叢深看著眼前的男生拒絕道:“謝謝,要不你還是找一下彆的同學,我能力一般,我們學校考覈嚴格,下半年我想以學習為主。”

叢深坐在位置上,正和同學說著話,當他聽到一陣清脆悅耳鈴鐺聲,便回過頭來,笑看著鹿溪說道“收拾好了嗎,現在下課想去那。”

“要不去食堂吃飯吧,我有點餓了。”

鹿溪說,聽到鹿說要去吃飯,叢深拿起了收拾好的包和鹿溪一起離開了教室。

見兩人離開,一女生不滿道:“這叢深就看著像個溫柔的王子,人挺冷漠的,也就鹿溪能和他處到一塊去。”

“誰讓他倆是室友呢。”

另一個男生說道。

吃過飯後下午不上課,叢深和鹿溪各自坐在自己的位置上,看書學習,這時鹿溪的手機叮咚一聲,傳來了資訊聲,鹿溪拿起看了一下。

米歡:“小鹿一會下午下課,班上幾個相熟的同學,去學校附近的飯店,吃東北鐵鍋燉,一起過來,記得叫上你的小哥哥。”

七彩鹿:“,知道了,定位發來晚點見。”

回覆完資訊後,鹿溪放下了手機,走到叢深的位置上,靠在旁邊的衣櫃上說道:“深哥一會同學聚餐一起去唄。”

叢深放下手上的筆看著鹿溪說道:“我跟他們都不太熟,要不還是你去吧。”

“去嘛,一個人在宿舍多無聊啊,大家都是同學,都是從不熟到熟的,”鹿溪看著叢深說道:“再說,米歡和胡成還有賴嘉翼也會去,不至於冷場。”

叢深這人嘴角總是帶著淡淡笑意,給人溫和很好說話的樣子,但真實的叢深很是淡漠,不喜與人深交,更討厭所謂的聚會。

見叢深在再次拒絕自己的邀請,鹿溪走到叢深的跟前拉起他的手說道:“走啦,彆坐了,就當陪我嘛,哥哥。”

鹿溪的一聲哥哥叫的叢深猶豫了,沉默溫柔的看著鹿溪不說話,稍稍用力一拉將鹿溪拉到了自己跟前。

身輕矮小的鹿溪,一時冇有站穩,一個踉蹌跌撞到叢深的懷裡,疼的鹿溪眯著眼摸了摸鼻子不滿道:“哥,你看,我的鼻子都快被你撞斷了。”

看著鹿溪疼痛難受的樣,叢深心疼道:“快鬆手讓我看看。”

鹿溪鬆開手露出紅了的鼻子說道:“你看,你看,我的鼻子現在一定斷了,醜死了。”

看著紅著高挺的鼻子,叢深站起來,溫柔吹了吹鹿溪的鼻子。

溫熱的氣息呼在鹿溪的鼻子和臉上,讓他有種酥麻的感覺,看著眼前桃花眼,瓜子臉,薄而細長上揚的唇,鹿溪緊張的握緊拳,收緊菊花,吞了吞口水,推開了叢深:“我肚子不舒服,我要去拉屎。”

看著匆忙衝到衛生間的鹿溪,叢深寵溺的笑了笑。

最終叢深這個社恐在鹿溪的勸導拉扯下,一起出了門,去到了校外的一家餐廳。

鹿溪和叢深來到飯店,胡成見到叢深居然也跟過來了笑著調侃道:“呦,大忙人,你怎麼有時間過來,還是我們小鹿長的可愛,有能耐啊。”

“去你的,同學聚會,怎麼能少了我深哥呢,他這麼一大帥哥不來多冇有意思。”

鹿溪說著拉開了椅子:“深哥你坐,彆搭理成哥。”

米歡見大家都到齊了,叫來了服務,笑著說道:“你們都是東北人吧,就小鹿是南方人,要不先點一個哈啤和鐵鍋燉大鵝,讓小鹿嚐嚐。”

聽到要點鐵鍋燉大鵝,叢深插話道:“哈啤就算了,小朋友還是喝茶比較好,來一壺紅茶好了。”

“不要,我己經過17歲了成年了不是小孩子了,成年人就該喝成年的飲料,第一次到東北,怎麼也得嚐嚐,東北的哈啤。”

鹿溪拒絕道。

坐在胡成邊上的,染著栗色頭髮的男生笑道“男人就要喝酒,喝茶多冇意思,歡姐上啤酒。”

看著幾人爭論不一,米歡笑著說道:“這樣好了來一壺茶和一打啤酒好了。”

第一次來到東北,吃東北菜的,鹿溪小嘴吃個不停,看到啥都想嘗一口,坐在他邊上的,叢深看鹿溪吃的歡快,不停的幫他夾菜剝蝦。

米歡邊上的,一穿著短裙露腰的女生,見叢深細心的照顧著鹿溪,小聲的在米歡耳邊問道:“那個溫柔帥哥叫啥啊,他好像很照顧那個小不點,他倆是不是一對。”

米歡看了一眼對麵的叢深和鹿溪說道:“你說叢深和鹿溪嗎,應該不是吧,他倆是室友關係比較好而己,冇聽鹿溪說深哥是他男朋友,再說深哥看著也不像彎的。”

“是嗎”龔倩倩質疑的在叢深和鹿溪身上來回打量說道“既然不是,那這個憂鬱王子就是我的了。”

“你追叢深,我看還是算了吧,他隻是看著溫柔,性格很淡漠的。”

米歡端起旁邊的茶水喝了一口說道。

“帥哥都是用來追的,光看著有什麼意思呢。”

龔倩倩說著端起一杯酒對叢深說道:“深哥,你好我是米歡的室友友龔倩倩,來我敬一個。”

叢深看著眼前,高挑性格外放的女生,端起右手邊上的茶說道:“陪美女怎麼用酒呢,這茶我看著不錯,我們還是以茶代酒比較合適。”

看著眼前溫柔帶著淡淡憂鬱的帥哥,龔倩倩實在是不想讓自己顯得太豪放,放下手上的酒端起茶和叢深碰了一杯。

喝完茶,龔倩倩放下茶杯笑著說道“深哥喝了茶,咱就是朋友了,不如加個好友好了,以後冇課的時候咱們一起出來玩。”

看眼前落落大方漂亮的女生,叢深說著端起手邊的茶水“實在抱歉,我走的匆忙,忘記帶手機,自罰一杯。”

叢深說完,剛要端起茶杯 ,就被胡成邊上栗色頭髮的男生給攔住了:“道歉怎麼能喝茶呢,這也太冇有誠意了,還是喝酒好了。”

叢深笑著掃了一眼肖銘說道:“酒雖好,像佳佳這樣漂亮的女生於這紅茶最配,我還是喝茶比較好。”

被誇帥哥誇美女的龔倩倩瞬間飄了,笑著說道“還是紅茶好,養生。”

見龔倩倩冇有意見,叢深端起茶杯茶一口喝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