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愛翻身的鹹魚 作品

千年魔君

    

-

在這雲澤大陸生活了三個月,晏清梧再傻也知道這句話是什麼意思,她氣急,咬著牙看向司空方朔:“你竟然直接把我收編成了寵物?!”

司空方朔周身神澤環繞,他垂眸:“吾視汝,話多,結契,吾方懂。”

憑藉良好的語文素養翻譯出司空方朔的意思之後,晏清梧差點氣得背過去。她心中悔極,卻已無可奈何。

若早知道司空方朔聽不懂人話,她絕對不和他浪費一點口舌!

心中是討厭極了麵前的人,行為上卻還是有絲毫不滿。畢竟晏清梧知道,結了血契之後,司空方朔想要殺她更是易如反掌。

心裡氣悶無法疏解,晏清梧惡狠狠地跺了兩下腳。雖然是把地當作司空方朔來踩的,可真麵對司空方朔那張臉,晏清梧還是硬擠出了些笑容。

而司空方朔垂眸看向晏清梧,眸色浮現些許疑惑。

本是笑臉?何故踩地?

踩地?

思及此處,司空方朔修長的手於虛空中輕輕一揮,晏清梧看了心中不解,可下一秒,神思一晃,她睜眼一看,竟發現自己又回到了森林之中。

身在原處的兩隻智狼已經恢複了七七八八,並排站著,手邊還拉著剛剛被她騙了肉的小狼。

大的兩隻智狼看向晏清梧的眼神火花四濺,小的兩隻智狼看向晏清梧的眼神也是委屈巴巴。晏清梧尷尬地扶額,她捂著一半眼睛瞟向身旁周身仙澤環繞的司空方朔。

她秀眉微蹙,眼神暗示:不是已經走了嗎?又帶我回來乾嘛?快帶我走!這次能走掉就原諒你和我結契一事!

看著紅衣小妖眉眼飛揚地暗示自己,司空方朔心中微怔,長腿一邁,走到晏清梧身前,俯身輕聲問道:“方纔,身處神識,地踏不破。現歸於真,汝可再試。”

桃木香撲鼻而來,晏清梧被司空方朔這雙深邃的眼眸看著,心中渾然不自在。她輕咳一聲,把這些歸咎為對司空方朔實力的恐懼。

為了集中注意力,聽懂司空方朔這些拗口的古文,她集中注意力,隻看著他那一雙薄唇。

這一看,晏清梧突然發現,司空方朔所說之聲與他的嘴型對不上!意識到這些,晏清梧後背一涼,猛地往後一竄。

她離了司空方朔的身旁,趕忙轉身看向四隻智狼,這一看,她發現智狼看著司空方朔說話,同樣是滿臉疑惑。

果然!它們聽不懂司空方朔說話!

晏清梧倒吸一口涼氣,拍著胸脯緩了許久,才定了心神,她看向司空方朔,驚疑地問道:“為什麼隻有我能聽懂你說話?”

司空方朔這下終於聽懂了小女妖在說什麼,他眉梢微抬,脫口而出:“結契,汝亦懂。”

晏清梧氣得頭頂快要冒煙,這下她才明白了,剛剛她說了許多,被司空方朔誤認為想要與他溝通。

這雲澤大陸,人與妖結契,可心意一致,語言相通。

就為了搞明白自己在說什麼,司空方朔竟然和自己結了契約!

晏清梧氣到失語,這是她第一次嫌棄自己有一張會說話的嘴。

晏清梧捂著胸口,正欲消化這些資訊,可脊背之處突然一涼,一股勁風竟向她襲來!

晏清梧轉身,一隻成年智狼的利爪已近在眼前。利爪破空而來,快如閃電,根本冇有給晏清梧反應的時間。利爪上攜帶的力量周邊隱隱夾雜著被撕裂的空間碎片,晏清梧根本不會懷疑自己能在這一擊之下活下來。

心像浸入寒冬冷水一般絕望,晏清梧閉眼迎接死亡。

可下一秒,一隻溫暖的手拉住了她的手腕。手腕處的手扯著她往後,她踉蹌了幾步才站穩。

一股強大的氣流轟然炸響在晏清梧的耳邊,她睜眼,隻見一道墨色身影迎風站立在她身前,智狼隻抗衡了幾秒,便轟然跌落地麵,化為人形,口吐鮮血。

旁邊站著的四隻智狼見狀趕忙跑到這隻偷襲的智狼身邊,跪下就哭:“族長!族長!您怎麼樣了?!”

族長?晏清梧倒吸一口涼氣。智狼族族長在司空方朔手下都撐不過幾秒,可想而知,自己是和一個恐怖到極致的怪物結了契。

智族族長是個嘴快的,還冇等晏清梧猜出身旁站著的到底是什麼人物,它已經先一步揭開了司空方朔的身份。

隻見那隻被稱為族長的智狼冷眼擦掉了嘴角的血跡,然後惡狠狠地盯著司空方朔,開口道:“哼,我說是什麼大人物光臨我智族,原來是千年前閉關於魔域山的魔君司空方朔!冇想到你一出關,就來迫害我智狼一族!真是千年禍害!”

雖然聽不懂這隻智狼在說什麼,但司空方朔還是感受到了它的怨氣。

他心中疑惑,轉身,看向身後的小妖想要問個明白,這一看,竟發現原來神情靈動的小妖竟變得眉眼向下,神情僵直。

被嚇到了?

司空方朔拉了拉晏清梧的衣角,溫聲說道:“莫怕,它欺汝?吾護你。”

晏清梧聞言猛然回神,戰戰兢兢地看向身旁的……千年魔君。

一想到自己和魔君結了血契,晏清梧原本清秀的五官霎時擠作一團。

如今魔族勢弱,被仙族打入了地底,跟著這個剛剛出世的魔君混,真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被仙門大卸八塊。

不過不一定需要仙門來卸了她,麵前的這個智族族長,看起來就很想卸了她。

看著小妖的神情又靈動了起來,司空方朔眉眼微抬,心下鬆了口氣。複問:“那地上之妖,所言何事?“

晏清梧聞言,心裡一咯噔。雖然智狼族長想要殺了她,但它隻是為了保護狼子狼孫。自己絕不能讓這個千年魔君誤殺好狼。

想到這,晏清梧看向智狼族長。

族長此刻還在叫罵:“你這千年魔君!不得好死!”

晏清梧眸光微轉,眉尾一揚,回頭看向司空方朔:“它說你是累世仙君,功德無量。”

族長聽了,氣得頭頂冒煙:“我呸!你這妖族走狗!死後同樣下十八層地獄!”

晏清梧冇理會族長,隻轉身對著司空方朔翻譯道:“它說感恩,仙君人族至尊,複生定能享八方恩露。”

族長:……

智族族長氣得牙癢癢,他狠狠一甩衣袖,冷著眼睛把臉挪開,再不願意再給麵前這個紅衣小妖拍馬屁的機會。

司空方朔隻默默聽著,淡然看著,隨後抬手背於身後,輕嗯一聲,閉上了雙眼。

那智族族長明顯神色不佳,又怎會說出崇敬之語?

這紅衣小妖定是在說謊。

不過看這紅衣小妖眉飛色舞的樣子,司空方朔竟有些不忍心戳穿他。

也罷,姑且裝作相信,且看她要做什麼。

司空方朔袖袍一揮,睜開眼睛,垂眸看向小妖問:“吾為曦君,汝等如何知曉?“

“嗯?!”

晏清梧猛然睜大雙眼。先是被司空方朔自稱曦君這件事嚇了一跳,隨即心裡默默對司空方朔嗤之以鼻。

你是曦君?那如今仙門坐鎮的那位大人物是誰?不會是魔君吧。

想到這裡,晏清梧嗤笑一聲。

這司空方朔不會是閉關把自己閉傻了吧,竟敢假稱當今世上第一人的名號。

想到這,晏清梧嘲諷地看向司空方朔。這一抬眸,竟看見司空方朔那張近在咫尺的臉!那眸光看過來,似乎能看穿她的一切。

晏清梧猛然後退一步,踉蹌著站穩。

她這纔想起來,自己現在是司空方朔這個刀俎砧板上的魚肉,哪有資格嘲笑他。

司空方朔眉頭微皺,小妖剛剛的目光,似是看自己不起?不過如今,怎又愁眉不展?

他正欲上前一步,卻突然感覺雙腳被禁錮住。

低頭一看,化身為小孩兒模樣的智狼正抱著自己哭鼻子。

小智狼纔不知道害怕,它抬手指著晏清梧,哭嚷道:“小妖!小妖!還我的肉!還我的肉!”

看著那紅衣小妖一下僵住的眉眼,司空方朔心念一動,眉頭舒展,將地上的小智狼抱進懷中。

他抬手,溫柔地擦掉小智狼眼角的淚水,然後挑眉看向晏清梧,故意問道:“此妖,因汝泣?”

晏清梧禮貌一笑:“它……它可能是餓了吧。找我……是因為把我認作了孃親!”

“對!就是這樣!”晏清梧越說越有底氣,她趕忙上前,想要將小智狼搶過來。

可剛上前去,司空方朔手一揮,晏清梧腰間裝肉的袋子立刻出現在他的手中。

他眉梢微挑,將袋子遞到小智狼手中。

隻見那小智狼得了肉,立馬就不哭了。

“欸!我的肉!”晏清梧驚呼一聲!

雖然本就是她騙得了小智狼的肉,可她族中那幾個小鵎鵼還餓著肚子呢!

晏清梧氣得抬眸狠狠掃向司空方朔。可一抬眸,卻見那人唇角微勾,主動開口道:“智狼,善,小妖……惡。”

惡?司空方朔說我惡?!是可忍熟不可忍!

晏清梧拿起腰間的“小刺刀”就要和司空方朔拚命。

可這時,腳下的土地突然動盪了幾下,一道能量相撞的聲音響徹在耳邊。

緊接著,地上的四隻智狼神情立刻變得凝重,它們化為狼形,咆哮一聲之後,閃身朝能量震盪的地方奔去。

司空方朔懷裡的小智狼也丟下肉袋,化為狼形奔走了。

看著五隻狼消失在智族地盤的方向處,晏清梧神色微凝,俯身拾起肉袋,然後拉著司空方朔的衣袖,朝智狼消失的地方跑去。

突然被拉住,司空方朔腳下一晃,看清是紅衣小妖之後,他鬆了阻攔的力道,垂眸看著神色緊張的紅衣小妖,邊跑邊問:“何事?”

晏清梧神色更沉:“智狼一族,要出事兒了。”

司空方朔聞言,神色一鬆,下顎輕點,過了半晌,心中暗道:小妖若善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