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程折9 作品

a

    

-

忘記一個人要多久?

短則七天,長則七年。

而我卻記了他一個又一個七年

不知道你現在在什麼地方,不知道你過得怎樣。

距離上一次見麵好像已經好久好久了。

久到,我已經想不起你的樣子了。

執念是手機相冊裡唯一的一張模糊照片。

執念是學生時代一次又一次的偷看。

我想我不會忘記你了。

我嘗試抹去生活中關於你的一切,刪去那一張照片。

最後卻捨不得,又含淚從最近刪除裡恢複。

你說,想哭就彈琴,想起你就寫信;

可我不會彈琴,寫了信也不知道該寄往哪裡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