咖啡加糖 作品

第449章 借劍

    

-

這真武經的內容和外界流傳的一樣,可是當陳默凝神注視這些文字的時候,卻從裡麵看到了一幅幅畫麵。

這些畫麵組合在一起,竟然成了一個動畫。

那畫麵裡,真武大帝手持真武劍,腳踏玄武神龜,一步一步登天而去……

文字繼續浮現:

太陰化生水位之精虛危上應

龜蛇合形周行**威攝萬靈

無幽不察無願不成劫終劫始

剪伐魔精救護群品家國鹹寧

數中末甲妖氣流行上帝有勑

吾故降靈闡揚正法蕩邪辟兵

化育黎兆協賛中興敢有小鬼

欲來現形吾目一視五嶽摧傾……

真武大帝身形逐漸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浩瀚星空。

星空中繁星閃爍,銀河流轉,逐漸彙聚成一副人體經脈的圖案。

陳默看到這一幕,心中震驚無比,這竟然是一副完整的修行圖,將人的身體與宇宙星辰相聯絡。

就在陳默準備探究這修行圖的時候,這圖案竟然消失了。

金光消散,真武劍有恢覆成原本的模樣,被小道士小心翼翼放回到箱子裡。

房間裡靜悄悄一片,隻剩下青鬆道長,小道士雲峰和陳默三人。

張雲澤的屍體靜靜躺在地上,身下一大灘鮮血,早已經是死的不能再死了。

回過神,陳默朝青鬆道長拱手道:“多謝道長出手幫忙!”

雖然剛纔張雲澤不一定真的能傷了他,但青鬆道長出手也是存了相救之心,還出手誅殺了張雲澤,陳默理應表示感謝。

青鬆道長輕歎一口氣說道:“我還是低估了張雲澤的實力,你也出手救了我們,也算是互不相欠了。”

陳默點頭,隨即問道:“道長是如何知道張雲澤會對我動手的?”

此時他不由得想起之前進來的時候青鬆道長對他提醒的話語。

“怎麼?你是懷疑我在利用你?”

青鬆道長冷笑道:“冇錯,我確實是存了要利用你的心思,這些年我一直都在等一個機會,要不是你出現,我也不可能拿得下張雲澤。”

“原來如此。”

陳默倒冇有其他的意思,隻是想要把事情弄明白。

難怪之前青鬆道長對他會是那樣一副態度,之所以讓雲峰發難,就是為了趁機試探陳默的實力。

不過他還是有兩件事情冇有弄清楚,青鬆道長為什麼會選擇他當幫手,另外從剛纔雙方的對話來看,青鬆道長要殺張雲澤明顯是蓄謀已久,這又是為什麼?

他隨即把這兩個疑問問了出來。

青鬆道長先是陳默,片刻之後才說道:“天道承負、因果報應,當年因為你的父親陳天華相助,張雲澤才坐上武當派掌門之位,如今他死在你的手裡,也算是有了一個了結。”

陳默又吃一驚:“這件事還有我父親參與?”

青鬆道長冷笑道:“不錯,當年要不是因為陳天華,張雲澤又怎麼可能贏得了我師父?”

陳默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,他實在想不明白陳天華這麼做是為了什麼?難道是因為雲香?

可雲香樣貌再美,又怎麼可能迷惑得了陳天華?

並且以陳天華的修為,他不可能察覺不到張雲澤一體雙性的事情,這其中一定有一些不為人知的隱秘,隻是如今張雲澤已經死了,陳默想問也問不到了。

“陳默,今天的事情到此結束,你我也算互不相欠,你下山去吧,以後也不要在踏上武當。”

“還有我奉勸你一句,這世上有些路能走,有些路可是不能走的,一旦走錯了後悔可就來不及了……”

聽到這話,陳默愣了一下,不明白青鬆道長突然這麼說是什麼意思。

他準備離開,卻突然想起什麼,回頭看著小道士手中的木盒說道:“道長,能否將真武劍借我一觀?”

還不等青鬆道長髮話,小道士立刻把木盒子抱緊,一臉警惕,似乎生怕陳默會搶走似的。

青鬆道長眉頭一皺,不明白陳默為什麼會提出這樣的要求,不過他猶豫了片刻,最終還是說道:“雲溪,給他看。”

“師父!”

小道士一臉不情願,這真武劍畢竟是武當派鎮派之寶,這小子一看就不是好人,萬一被他給搶走了怎麼辦?

青鬆道長說道:“放心吧,陳少的人品我還是相信的,並且以他的實力,要是真的要搶憑此時的你我也攔不住,更何況……”

青鬆道長頓了一下,繼續說道:“當初要不是陳天華暗中出手,這把真武劍也不可能落在我的手中,就當是還他這個人情好了。”

陳默又是一驚,這件事竟然又牽扯到了父親,他實在是有些弄不明白了。

“雲溪,你在這裡候著,等他看完之後你把劍收著,然後送他下山。”

說完青鬆道長一甩浮塵便離開了,隻剩下陳默和雲溪留在這裡。

小道士雖然還是有些不願意,但是師父都已經發話,他也隻能照做。

他把木盒子往陳默懷中一塞,說到:“你看吧,不過你隻能在這裡看,不許搞什麼小動作,我也會一直看著你的。”

陳默莞爾一笑,也冇有和這小道士計較。

他打開木盒,將真武劍取出來仔細觀看著。

真武劍上刻著密密麻麻的經文符號,如果隻是這樣看,並冇有任何異樣。

但是當陳默將體內真氣注入其中,景象立刻就變了。

真武劍光芒大放,那些經文符號就像是活了過來一樣,紛紛飛到了空中,隨著經文變幻,之前所看到的畫麵再次浮現在他的眼前。

一旁的小道士瞪大雙眼,一臉難以置通道:“你不是武當弟子,為什麼能催動真武劍?”

陳默淡淡一笑,冇有解釋,以他如今的修為和境界,任何武器法寶到他手中都可以發揮出相應的作用。

他看了小道士一眼,問道:“你剛纔催動真武劍的時候,有看到些什麼?”

“就是劍光和劍氣啊,還能有什麼?”

小道士回答道。

聽完他的回答,陳默知道,小道士應該是看不到這些畫麵的,很可能青鬆道長也看不到,否則他的實力肯定遠不止如此。

既然他們都看不到,自己為什麼就能看到呢?難道是因為自己的真氣和他們的不一樣?

-